顶点小说无弹窗|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崛起军工 > 第三百九十七章 在坦克炮上钻孔

第三百九十七章 在坦克炮上钻孔

作者:安溪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坦克抽烟器,一个让周围所有人都陌生的名字,但却令扎哈罗夫再也没了先前咄咄逼人的气势,同时也是张黄鑫对柏毅佩服得五体投地的理由!

    真要说起来,这个坦克抽烟器还是因为576坦克车组的一次意外而诞生……

    那是一次同重火力连协同战术训练,张黄鑫指挥着576坦克车组操纵着t—34\\85坦克,像一处阵地目标进行急速射击,以便掩护重火力连冲击的步兵顺利推进,结果打了十几发炮弹,坦克就突然哑火了。

    这下可把指挥训练的唐继先给气坏了,立马就要上去问个究竟,可还没等他走到车前,便发现t—34\\85坦克上的顶盖被人从里面费力的顶开,旋即一张脸熏得跟锅底灰似的张黄鑫歪歪斜斜的探出身子,冲着赶过来的唐继先有气无力的叫了声:“救人!”

    便“嘭~~”的一声晕倒在炮塔上。

    眼见于此,老唐登时把心中的气抛到九霄云外了,赶紧找来几名重火力连的战士,打开坦克的舱盖,这才发现车内烟雾弥漫,576坦克车组的成员除了张黄鑫以外,几乎所有人都晕死在车里。

    将人送到附近的野战医院后,众人方才知道,原来576坦克车组的成员是一氧化碳中毒,好在抢救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至于其来源不是别的,正是那门85mm坦克炮发射后所产生的尾气。

    枪械发射时,便会产生一股呛人的烟味,被俗称为硝烟味儿,坦克炮也是一样,而且所产生的“硝烟味儿”是枪械的几十倍,甚至是几百倍。

    若是在敞开的环境还好,但问题是坦克内部的空间极其狭小不说,还非常封闭,结果一炮下去,整个坦克里都能被硝烟给淹没了,以至于连呼吸都很困难。

    更关键的是,这些硝烟可不是单纯的不好闻,里面杂七杂八的各种物质没一个对人体有好处的,正因为如此,在这种环境下待长了,成员的脸上不但跟裹了一层煤一样黑,而且有可能出现眩晕、呕吐乃至昏迷甚至死亡。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二战中的各国坦克上都安装了排气扇,就是为了将这些为其排到车外,以保证车内成员的人身安全,就算苏联刚刚列装的t—54坦克也是如此,只不过是隐藏的更好,不易被人发现罢了。

    t—34\\85坦克上也装有排气扇,只不过其性能有些差强人意,宕机罢工是经常的事,没办法实在是毛子对这种没有明显战斗效能的小玩意没什么兴趣,要不是看在能保持成员持续作战的份儿上,估计连按都不会按,如此态度也就可想而知其质量如何了。

    于是乎576坦克车组所操纵的t—34\\85坦克在训练中排气扇突然失灵,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等成员觉察到不对劲儿后,便已经来不及,车内的一氧化碳浓度已经达到了临界点……

    576坦克车组的情况很快便上报到军备首长哪里,旋即军备首长便把正在跟野战压缩口粮较劲的柏毅给找了过去,让他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t—34坦克内的排气扇所存在的问题给解决了。

    了解情况的柏毅也着实吓了一跳,旋即皱了皱眉头说道:“排气扇的质量问题倒是好解决,怕就怕治标不治本!”

    柏毅的话,让军备首长陷入了沉默,他事后是去亲自体验过t—34坦克内部的战斗环境的,即便是他这种闻了大半辈子硝烟的的人,也是受不了那一股一股浓密的烟尘,没待一会儿便被灰头土脸的熏出来,所以他对柏毅的话可谓是深以为然,别说是一具排风扇,就算再来两具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只不过若是其他人,估计也只是对柏毅的话赞同的点点头,可军备首长是什么人,那一双眼睛都能辣出水来,早就一眼看出柏毅的那不断盘算的小心思,当下把身子往后面的椅背上一靠,抽出一根烟点上,默默的吸了一口这才缓缓道:“在我这儿有什么事不能说的?还在那儿玩起了顾虑,有什么心里话就痛快说,别在那儿给老子婆婆妈妈的!”

    军备首长又把“老子”给搬出来了,若非亲眼所见,柏毅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位是名校毕业、留洋海外、上过黄埔的老牌学霸,只以为是那个山头跑出来的山大王呢,不禁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儿,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首长,我是不能没顾虑……”

    “别废话,说重点!”

    柏毅的话刚出口,就被军备首长双眼一瞪,理所当然的给顶了回去,没办法柏毅只能直了直身子,郑重的说道:“是,说重点,如果想彻底解决t—34坦克内的废气问题,就必须在它的坦克炮上钻孔……”

    “等等……你说什么?在坦克炮上钻孔?”

    正抽着烟的军备首长前一刻还眯着眼睛,一副雷打不动的模样,可当听了在坦克炮上钻孔,登时双眼圆睁,一脸诧异的望着柏毅。

    只要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坦克炮之所以犀利,正是因为身管有着极佳的密闭性,如此方才能承受反坦克弹药的高温高压,从而才能击穿敌人的装甲,正因为如此保持身管的完好,是所有人的共识。

    可柏毅却说要在坦克炮上钻孔,那不等于是说破坏了坦克炮完好的密闭性,从而令坦克炮彻底失效,而失去坦克炮的t—34就是被拔了牙的老虎,堪堪跟报废没啥区别。

    军备首长那双斑白的眉头逐渐拧了起来,吸烟时的力道也比之前狠了许多,似是如此才能平复有些惊诧的心情。

    眼见于此,柏毅也不禁暗自叹了口气,其实他是知道该怎么解决坦克废弃问题,无非是如前世的那些坦克一样,在坦克炮管装一个抽烟装置便万事大吉。

    但问题是其中却涉及到一个最核心的工艺,那便是要先在坦克炮的两侧钻两个斜孔,作为排气所用。

    若是在前世,柏毅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顾虑,不就是给t—34坦克钻孔嘛,学校里的那辆教具车上的孔还少嘛?根本就不差他所钻的两个孔。

    可此时此刻是在50年代初,而不是21世纪的前世,中国的坦克工业还没有起步,全国满打满算就是那么三个刚刚从苏联引进的t—34\\85坦克团,里面的坦克车个顶个都是各级首长心头的宝贝。

    尽管柏毅有把握一次做成,不过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谁敢保证他不会马失前蹄?万一弄不好工艺孔没打好,导致整车报废,他可承受不起如此严重的后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