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无弹窗|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崛起军工 > 第三十三章 鹬蚌相争(求收藏,求推荐)

第三十三章 鹬蚌相争(求收藏,求推荐)

作者:安溪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看着煤油灯下,詹洪波怨毒而又阴狠的脸色,大名孙杰的孙二打心底里生出阵阵寒意,或许詹洪涛在旁人眼里是个有些本事,却不谙世事甚至还有些固执迂腐的老师傅,但孙二却知道,那只不过是詹洪涛的假象。

    作为国民政府特务机构中,资历最老的潜伏人员,詹洪涛早在1928年初,便被派往东北,旋即以工人的身份进入当时刚刚组建的白云厂,以便刺探奉军情报。詹洪涛以他过人的胆识和机敏的头脑,很快便通过白云厂的军火生产规模、武器装备性能以及后勤供给情况,推断出奉系集团大致的数量、大概的装备配置和作战能力,为二次北伐的成功立下了汗马功劳。

    为此,中统首脑徐恩增曾亲自致电,嘉奖詹洪涛的功绩,按理说立下如此大功,加之年底的东北易帜,詹洪涛也算完成潜伏任务,就此功成名就退出东北,然而新成立的国民政府却对手握重权的新任奉系首脑张学良顾虑颇深,为了能够有效掌握改旗易帜后的东北军的动向,国民政府首脑直接命令詹洪涛继续潜伏。

    作为弥补,詹洪涛留在黄淮地区的家人,由国民政府负责赡养,而他本人也从中统的文职专员,转为军职,成为新成立的复兴社中的一员,并以东北别动组少校组长的职衔,直接向戴笠负责。

    詹洪涛本就是个死硬派,加之家小也被国民政府和复兴社同僚照顾妥当,令他在毫无后顾之忧的同时,更是对国民政府感恩戴德,于是便死心塌地的执行他的潜伏任务,这一干就是整整二十年。

    期间詹洪涛建立了一支缜密而又复杂的谍报网,在他的领导下,这支谍报网犹如一台精密绝伦的机器一般,将一条条极具价值的情报,源源不断的传送到国民政府手中,使得国民政府在第一时间掌握了改旗易帜后东北军的动向、中原大战期间东北军的调动与状态、918事变期间日军的军事动作以及漫长的日占时期日军军火供应和后勤维系情况等等。

    国民政府之所以能够在东北易帜后拉住张学良,中原大战期间争取到东北军支持,抗战时主动退向西南,台儿庄、武汉和长沙等几次会战敢于跟日军死打硬拼,其背后都有詹洪涛的功劳。

    其中最为人瞩目的,便是1941年中旬,詹洪涛利用日军所生产的大批热带专用装备,准确的判断出日本意图进攻东南亚的图谋,这条极具价值的情报与当时军统破译的日军偷袭珍珠港密电两相印证,成为判断日军即将发动太平战争最有利的情报依据。

    正是有这样的累累“功勋”,詹洪涛成为国民政府埋在东北最隐秘的王牌,也正因为如此,他的身份一直未曾公开,即便是在国民政府特务机构内部,知道他的人也是寥寥无几,不过詹洪涛的身份隐秘归隐密,地位却是随着年月与功绩一起水涨船高。

    待到抗战胜利,他已经是军统东北别动处少将处长,统领着东北数以万计的隐秘特务,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詹洪涛肩上的将星也是用人命堆出来的,二十多年他打死过老毛子,暗杀过奥地利专家,弄死的日本人也不下百余个,至于死在他手里的中国人更是不计其数。

    特别是落在他手里的革命群众,无不是被他用残忍的手段折磨致死,正因为如此,詹洪涛在知情人眼里,就是一个精明而又冷血,机警而又残酷的怪物,按理说像詹洪涛这样狠辣果敢之人,在抗战胜利后会得到重用。

    却没想到在国民政府几大特务机构的争权夺利中,他这个躲藏在暗处的潜伏之王,却被一众大佬选择性的遗忘了,无奈的詹洪涛只能留在白云厂,默默的等待着上峰的命令,直到国民政府即将败退东北,他这个挂着少将军衔的潜伏之王,才被国民政府的大佬们想起来,于是一纸继续潜伏并伺机破坏解放军军工生产的命令便再次将詹洪涛定在东北!

    多年潜伏的詹洪涛哪知道上面大佬们的花花肠子,他脑子里除了冷血和残忍,就是愚忠和报效,以及不断超越自我的极限挑战,于是接到命令后,詹洪涛非但没有沮丧,反而更加兴奋,因为他早就想见识见识解放军的手段了。

    詹洪涛有足够的资本与自信,去直面解放军,毕竟他是历经奉系集团、东北军和伪满三个时期的王牌特务,二十多年的潜伏生涯当中,他甚至连自己的分毫线索都未曾暴露过,加之多年的耕耘和努力,他在白云厂早已根深蒂固。

    不仅如此,为了掩护身份,他不辞辛劳的学习各种军工生产技术,二十多年下来,他一手加工和维修的本事纵观整个白云厂也数一数二的,正是凭借这身本事,他成为白云厂地位遵从的老师傅,更借于此得到成立不到半年的军管会的信任。

    可更因为如此,詹洪涛才会惴惴不安,因为他很清楚这二十多年来他能安安稳稳屹立于白云厂而不倒,正是源于他这一身无与伦比的技术,若是没有这项手段傍身,他根本无法接触到核心机密,也就不可能通过这些机密推断出更加深入的情报内容。

    于是当李景琳来到白云厂时,詹洪涛便开始担忧起来,而当白天时柏毅当着众人的面,将他的一张老脸打得啪啪直响时,他的担忧顿时变成了惊恐,一个李景琳就已经让他难以招架了,若是再来个本事不弱于李景琳的柏毅,那在白云厂的技术领域还有他詹洪波的一席之地吗?

    詹洪涛很难想象,当他一点点被李景琳和柏毅排除出技术领域之后,只是普通老工人的他又如何刺探解放军的新式武器,后勤动向以及军火产量,又如何为挽救岌岌可危的党国,所以他必须得想出个万全之策,至少要保住现有的地位。

    孙二作为跟随詹洪涛多年的老人,很清楚这位上司现在的处境,不过与之相比他更知道的是詹洪涛的狠辣,因为他清楚的记得,上一次见到詹洪涛如此面露怨毒和阴狠的神色后,一位来自捷克的工程师便莫名其妙的死在一场大火之中,而那位工程师所携带的大批技术资料,却被他眼前的詹洪涛堂而皇之的占为己有。

    是以熟知詹洪涛秉性的孙二很清楚他这位“师父”想要干什么,于是在良久的沉默后,孙二便咬了咬牙,上前一步进言道:“要是您那个柏毅实在不顺眼,我就带几个给他……”

    说着孙二带着一丝狠厉,用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那意思早已不言自明,其实詹洪涛心里早就有这个想法,对他来说一切阴谋诡计不如消灭,然而脑海中仅存的些许理智,还是让他极不情愿的摇了摇头:“不行,这个柏毅不简单,晚上的时候王老虎派人找到了我,他这次不但没成功,而且损失极为惨重,就连王老虎本人都深受重伤,你知道是谁干的?”

    孙二闻言一惊,不可思议的望着油灯下的詹洪涛:“不会是……不会是柏毅干的?”

    “没错,就是柏毅干的。”詹洪涛很是严肃的点了点头:“他们只有五个人,却用一种很诡异的方法将王老虎一伙百十号人打了个干净,白天的时候我看那小子傲气十足的样子还以为是年轻人的本性,现在看来这个柏毅的确有傲气的本钱。”

    “这……这……这怎么可能?那可是王天成,王老虎,无论是当土匪还是受招安,他手下的悍勇之辈连一些战斗力稍强一些的杂牌军都比不了,虽说从辽西逃回来时受了点损失,可大部还在,怎么可能就被区区五个人就……”

    孙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柏毅一伙五个人,是怎么抗住王天成一群悍匪的疯狂进攻,如果打不过撤退还符合逻辑,问题是柏毅等人不但打胜了,而且还一股歼灭王天成匪帮大部,甚至连匪首王天cd深受重伤,这就太令人不可思议了,难不成柏毅等人都是钢筋铁骨,三头六臂的怪物?

    似乎是看出孙二的所思所想,詹洪涛用煤油灯火点着了烟袋锅子,吧嗒了几口便不由得叹了口气:“人,白天咱们也看到了,不是什么钢筋铁骨,三头六臂,可也正因如此,才更加可怕,连王老虎都栽了个大跟头,可见这个点子实在扎手。”

    此话犹如当头棒喝,顿时将震惊的孙二给打醒,连王天成这样的悍匪都吃了大亏,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军统交通员又能翻得起多大浪花?可笑刚才还口口声声要做掉柏毅,真要是行动的话,估计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到这里孙二冷汗犹如瀑布一般刷得一下便湿透了衣背,猛的吞了口吐沫,结结巴巴的问道:“师父,既然如此,那……咱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哼,先让他们鹬蚌相争再说!”詹洪涛冷冷一笑,目光流露出一丝似有若无的阴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