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无弹窗|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孤独王冕 > 第第三十九章以一换一

第第三十九章以一换一

作者:伍上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戴西玖静默片刻“今夜,你会在我(身shēn)边吗” 叶修闻微微一笑,注视镜中少女的面容,白皙细腻的肌肤,红润饱满的唇色,以及那双波光温柔的眼睛,俯(身shēn)靠近她的侧耳,手指轻动,将脖颈上的精美蝴蝶结解开,语声温雅“玖玖,你真正想知道的,是我今夜打算做什么,是吗” 戴西玖眼中饱满四溢的柔(情qíng)缓缓消散,变成一片毫无温度的笑意“没有无缘无故的出现,更没有毫无原因的伪装。”她抬头静望叶修闻,语声淳淳“那么这一次,你的谋划里,有没有我” 叶修闻指间捏过华贵黑色蕾花的丝巾,灵动反转,更衬白皙修长,敛目的神色恭顺优雅无一分挑剔,语声带着几分轻低的笑意“玖玖,你真正想问的,是我今夜会不会害你,是吗” 戴西玖恨透这个对她了如指掌的男人,眼眸微((荡dàng)dàng)“叶修闻,我只问一句,本家来的人,是不是你的人” 叶修闻轻笑,语声随意“啊来了,才知道。” 戴西玖瞬息回头,脖颈拧过一个万分姣好的弧度,精致的锁骨上别过一朵黑色丝巾绕转而成的玫瑰,镂空的纹理更见华贵典雅,连带冷色直转的蓝色眼睛,整个人透出几分高贵无双的韵致风(情qíng)。 她莞尔一笑,起(身shēn)靠近,手指攀过叶修闻的肩,无尽温柔的模样,语声细腻“叶修闻,今夜,一刻也不许离开我(身shēn)边。” 她下颚俯靠过他的肩膀,微微偏头,声音悠然暗冷“这是命令。” “不管你想做什么,恐怕都不行。” 叶修闻笑而不语,只静静垂目,凝视过戴西玖。 黑色玫瑰,是带刺而妖冶的花。 神秘,冰冷,而高贵。 他的少女终于长大,长成眸色暗冷,仍旧言笑晏晏的模样。 他看了片刻,微微低头,在戴西玖额心落下轻轻一吻。 戴西玖眉心一蹙,抬眼直瞪,刚刚想要发作,却感觉一根冰冷的手指抵上自己的唇瓣。 “嘘”(性xìng)感低哑的气音响在耳侧。 叶修闻眸色低暗而柔和,语声如(情qíng)话低语“奖励你,配得上这朵花。”  蒙瑞卡罗酒会大厅是空前的大,长桌拍拍摆开,中间高台上是衣着典雅的交响乐队,乐声悠扬,穹顶隔三米一盏华贵滴光的水晶灯,将大理石地面印照得光可鉴人,场内贵妇绅士大都年龄居高,基本都是密尔沃基一带各场地位显赫的掌权者。 看来这场替权宴果然名不虚传,邱吉尔是做了万全准备。 戴西玖挽过叶修闻的手臂,款款而入,几乎进场瞬时,所有人频频侧目看过来。 戴西玖定点了一下众人的目光,偏头看向自己(身shēn)边人。 叶修闻近来少有这样正式的着装,此刻一(套tào)剪裁得体的酒红色西装,领口黑色绸带精致华贵系过一个英伦款的编花领结,正中嵌过一枚滴血般的深钻,更见肌肤白皙细腻,下颚轻抬间弧度优美,唇角轻勾,笑意低懒散淡,偏偏眼角一颗泪痣几见风(情qíng)。 想到自己精心打扮居然不是焦点,戴西玖带几分恶声恶气的唇语低喃“卖弄风(骚sāo)。” 能将这么闷(骚sāo)的颜色穿出内外兼(骚sāo)的质感,除他无二。 叶修闻唇角笑意更深几分,漫不经心的样子“嫉妒我” 戴西玖冷哼一声,刚想接话,抬眼间便看见站在人群正中的高贵,所谓高贵实在是高贵,一席浅烟色拖地长裙,发迹高高挽起更高几分,白色貂绒富态雍容并显,手中端着高脚杯,眉目清丽气质犹胜。 她似乎也看到走过来的戴西玖,目光却是落在叶修闻(身shēn)上,带过几重惊艳叵测,落了几转,随后才定在戴西玖脸上,礼节周全笑意温温的点了点头。 旁侧的人中年绅士启声询问“黛西小姐,这位是” 戴西玖唇角勾过一个冷冷笑意,神(情qíng)坦然的朝男人伸出手,十指纤纤,指节修长“你好,诶尔维斯黛西。” 男人目光露出几分惊诧,在两个人脸上看来看去,高贵语声淡淡解释到“是有那么一个,假的。” 随后目光落在戴西玖脸上,叵测一笑,话却是对另外一个人说“顾先生,你说是吗” 戴西玖秀眉一拧,眼波微((荡dàng)dàng),随后高贵(身shēn)前左侧的人让开一些,目所能见,是一个修长笔(挺tǐng)的(身shēn)影,烟灰色西装勾勒过姣好(身shēn)形,领口素雅无一,却更见几分随和优雅,眼眸幽黑而宁静,对戴西玖举了举手中的高脚杯,温温一笑“黛西,迟到了两分三十秒。” 他这句话显然是承认戴西玖(身shēn)份的。 戴西玖对高贵挑了挑眼睛,语声((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毕竟是接权,悉心准备了一番。” 顾琛之垂睫敛目轻轻一笑。 高贵却并不气急败坏,随手拿过长桌上一个高脚杯,递到戴西玖面前,眨过眼睛,甜美无害的模样“黛西小姐就不觉得奇怪,自己喜欢的男人,为什么出现在这种场合吗” 她拿过高脚杯,红酒色如深血,自顾自对着戴西玖杯沿碰了碰,“叮”声清脆,语声隐含挑衅“我已经点了他出席,今夜他是我的。” 戴西玖目光终于冷了几层“顾琛之并不隶属事务所,你这么做不合规矩。” 高贵红唇妖艳,抿过一口酒,笑意轻((荡dàng)dàng)叵测。 戴西玖环顾四望,见到门侧戴着蓝牙耳机主持会场事物的费伦,眸色一凝,直接启步走过去。 手腕传来微温的触感,被一个温柔的力道扣住,戴西玖回转过(身shēn),便看见顾琛之有些无奈的神(情qíng),语声带着几分安抚的意味“黛西,只是喝一点酒,不用这么紧张。” 戴西玖将他的手甩开,言辞难得严肃一些“不行。” 她是看过事务所资料的,自然也明白这一夜何止喝酒这么简单。 这些污浊,这些(阴yīn)暗,这些肮脏不堪,本来就应该跟他没有关系。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 走到费伦面前的时候,戴西玖已经笼过万般(阴yīn)郁颜色,眸底含着几分隐而不发的怒气,扯过对方肩臂“顾琛之怎么会在这里事务所其他人难道都死光了吗他明明不隶属这里,只是寄训,为什么会同意让他来陪酒” 大厅中心,高贵看着戴西玖的背影,唇角缓缓掀起一个微弯的弧度,俏丽风(情qíng)“顾,去帮我拿一杯威士忌。” 顾琛之远走,她才看向叶修闻,缓缓走近,直到他(身shēn)前才停住步子,眸色含过婉约叹息“你看,她好像忘了你。” 她这样说着,手指攀过叶修闻的肩,眼睛睁大浅眨,带过几分稚气的面容此刻神色尤为诡异,红唇(娇jiāo)艳(欲yù)滴在他耳侧吹过一口气“我就不会舍得这样对你,跟着我,怎么样” 叶修闻静默片刻,微微俯(身shēn),唇角勾过几分弧度,一笑,本就精致的五官更加妖冶极致动人心魄。 高贵看得有些晃神,随后却感觉几根冰凉的手指点过的她的侧脸,寸寸推开,叶修闻笑意叵测,表(情qíng)半分不变,语声难得温温有礼“听话,别挡路,安静的滚。” 高贵气到极致,猛然退后几步,眉目烁含几分(情qíng)绪,瞪向叶修闻。 叶修闻满意笑笑,漫不经心“嗯”过一声“就这样,很好。” 高贵眉心狠跳,镇定半许,抬眼看了看远处的戴西玖,挑眉冷笑“你以为忠于一个将你置之度外的女人,会有什么下场” 她转而望向叶修闻,似乎思量片刻,走近几步,手指在叶修闻(胸xiōng)口点绕,笑意含过几分(阴yīn)狠叵测“你信不信,我可以让她亲手将你送给我” 得到费伦的答复,戴西玖(情qíng)绪难免恹恹,往回走。 高贵以本家三小姐的(身shēn)份,和顾琛之在国内隶属的公司通电,并且得到了首肯。 真是卑鄙无耻。 然而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无下限的地步远远超出想象。 走近的时候,便看见高贵如蛇般的臂婉攀过顾琛之肩膀,整个人几乎倚在顾琛之(胸xiōng)口,手中高脚杯酒色通透,一杯杯往顾琛之唇口送,顾琛之腰侧靠过长桌,神色还是一贯平静,甚至唇角犹然带过几分笑意,只是眼睫低敛,时而轻轻颤过,唇色渡过一层水泽,更见潋滟惊心。 心脏不好,怎么能够这样饮酒。 戴西玖额心有些抽跳,神(情qíng)却鲜见冷静单手环(胸xiōng),靠过长桌,拿过一杯威士忌,轻抿一口,甚至挑眉笑笑“三小姐兴致不错。” 越慌乱,才是对顾琛之的处境越不利。 果然,高贵手中动作顿了顿,细细看过戴西玖的神(情qíng),对方反映不在预料之内,心(情qíng)直转而下“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兴致又不那么好了。” 戴西玖温温一笑“(情qíng)理之中。” 此时,大厅广播传来几声“咝咝”的忙音,随后是一个英语标准流利的男声“各位女士先生,诶尔维斯本家私人飞机途中有一些故障,现在董事长已经派人换程去接了,预计还需要二个小时到达会场,请各位稍安勿躁,恭敬等候。” 戴西玖目光不预,撇了撇叶修闻。 叶修闻抵唇咳了咳,神色淡淡,不置可否。 在这百人聆听的片刻,顾琛之偏头看了戴西玖一眼,唇角嗜过几分无奈笑意,继而眸色温柔看向高贵“三小姐,站得有点累,我们去那边坐一下,稍事休息,可以吗” 他鲜少用这样柔和低缓的声音说话,连神(情qíng)都是惑人心神的温柔,高贵表(情qíng)有瞬间的恍惚,几乎下意识的点头“嗯,当然可以。” 眼看转(身shēn)将走,高贵目光却悠然落在叶修闻(身shēn)上,又看了看戴西玖,仿佛顷刻清醒,瞬而直冷,似是想起什么,唇角带过几分魅惑笑意,转(身shēn)勾过顾琛之的肩臂,手指寸寸抚过他的下颚,语声不大却是刚好戴西玖可以听到的距离“不是累了吗我们,上楼休息。” 顾琛之头痛的扶了扶额。 果不其然,戴西玖将高脚杯“噼啪”一声,顿按在长桌上,酒渍((荡dàng)dàng)漾而出,染上手指,眸色(阴yīn)冷“不必大费周章的演了,想干什么,开口。” 这一瞬间,叶修闻眸色沉暗几分,仿佛已经猜到什么,唇角带过一个轻浅的笑意,眼睫低低敛下来,随后转走几步,拿过方巾。 戴西玖犹然气盛之间,感觉自己的紧按高脚杯的手被一个微凉的掌心轻轻握过,叶修闻仿似叹息一声,语声轻低“松开。” 不知道为什么,只有简单的两个字,戴西玖却听出了几分威压不预,叶修闻在她心里毕竟积威尤深,几乎下意识放开,随后是柔软的方巾触碰过手指。 高贵意兴阑珊的注视过眼前两个人,直到此刻才悠悠开口“假戏也可以真做,黛西小姐,结果全在你一念之间。” 她说完这句话,食指悠悠扬起,指向叶修闻“既然都是事务所的人,那就一换一好了,他给我,我就把你喜欢的男人还给你。” 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武力超出正常范围还是假(身shēn)份的叶修闻,怎么看,她有胆子要,自己难不成还没胆子给。 现在轮到戴西玖兴致阑珊,叵测深笑“哪有不换的道理。” 她答应得这么轻巧,不仅高贵神色惊诧,连顾琛之都觉得有些奇怪。 这两个人怎么看,好像都有点什么。 这时候看,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叶修闻低头敛目,长长的眼睫垂盖下来,看不清神(情qíng),动作温柔而细致,直至慢条斯理将戴西玖手上的酒渍寸寸擦净,才将方巾叠放在长桌上,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神(情qíng)滴水不漏,唇角嗜过几分温雅笑意,恭顺而谦佳,朝高贵优雅颔首“那么,三小姐想做些什么” 高贵犹然有些反映不及,眼底带过几分叵测深疑的“什么都可以” 叶修闻温温一笑,语声谦恭“当然,没什么不可以。” 直至此时,高贵才注视过叶修闻,手臂顺着他低头的弧度,攀过他的脖颈,指尖挑起他优美的下颚,看向他顺从掀起的眼睫,以及注视着自己全然无半分叵测嚣张,温雅谦和的目光,讥讽一笑“上楼。” 叶修闻眼睫低低敛了敛“是。” 顾琛之神色终于露出几分担忧,似乎刚刚想要开口说话,戴西玖猛然凑过去,扯了扯他,扯到自己(身shēn)后,转而看着高贵,温温一笑,这一句话却是对叶修闻说,语带深意“好好伺候三小姐。” 杀了她,虐待她,气死她,都可以。 可是她这句话落,叶修闻鲜见没有应声,只是抿唇轻声咳了咳。 高贵莞尔一笑,勾过叶修闻肩臂,语声(娇jiāo)媚尤带几分(性xìng)感气音“走吧,良辰美景,虚耗可惜。”更刺激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qianyiyuan8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